<legend id="p9f9g"></legend><legend id="p9f9g"></legend>

    1. <listing id="p9f9g"></listing>

      <th id="p9f9g"></th>
        <legend id="p9f9g"><em id="p9f9g"></em></legend>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领导专家理论文章 >> 正文
        邓伟志:校长书记的天平
        2010年4月1日
            

        邓伟志

          母校的校长、书记是我们学生最崇敬的人。可是,作为学生对校长、书记的了解毕竟很有限。1958年,我大三时的上海社会科学院院长是雷经天,书记是李培南,副书记是申玉洁。他们不仅从来不吹嘘自己,而且还常常用自己在历史上的教训来提醒我们。这就更叫我们难以知道他们光辉的一面。比如申玉洁老师吧!他是50年代最走红的小说《红旗谱》里一位英雄人物的原型。他又是当时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马天水的入党介绍人。他调来上海一年,没去看过马天水。马天水自然也不知道有个申玉洁来了上海。一个偶然机会,马天水看到“申玉洁”这名字,才赶忙来看这位级别比他低的入党介绍人,也才有人知道申老师原来是市委书记的引路人。
          雷院长呢?我们只间接地听说他在百色起义中是苏维埃主席,邓小平的战友。对李书记,我们也是转了几道弯才隐隐约约知道他在延安时被陆定一封为“小马克思”。至于校长、书记之间的关系,我们也是只知道他们配合得很融洽,他们分工不分家,更不分派,他们有争论而不争执,更不争吵。有老师说他们办事公平得像天平。至于书记、校长之间在历史上是什么关系?我们都不太详细。
          近日读陕甘宁边区的法制史料,始知公审杀死恋人的抗大十五队队长黄克功案的法庭不仅有审判长雷经天,而且还有四名陪审员,李培南名列第一。公诉人有两位,第一位是现在大家都熟悉的胡耀邦。啊呀!雷院长、李书记早在30年代就是老搭挡了。把战功赫赫的黄克功处以死刑,是法制的转折点。原来规定对“有功绩的人”犯罪从轻处罚,这次不从轻了;原来规定对“工农分子”犯罪从轻处罚,这次也不从轻了。这意味着取消了特权,打破了阶级局限。一句话,由雷、李、胡办理的黄克功案,扫掉了法制上的封建残余,实现了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转变,在法制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现在法院的法徽上的天平,应当说是从1937年10月雷李胡办案中开始架构的。
          可是,封建残余的扫除不是一次性的。七十三年过去了,我们还在继续扫。对罪人不能搞封建,对好人也不能搞封建。无特权的人固然应当起来反封建,有特权的人只要有觉悟也应当杀出来反封建。封建是改革的大敌。不反封建的“改革”是假改革。雷校长、李书记和胡耀邦同志,你们在九泉之下放心吧!后来人是一定不会饶恕封建主义的。你们集体建造的天平,其精密度一定会不断提高,不会有丝毫倾斜。

        澳门线上博彩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