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p9f9g"></legend><legend id="p9f9g"></legend>

    1. <listing id="p9f9g"></listing>

      <th id="p9f9g"></th>
        <legend id="p9f9g"><em id="p9f9g"></em></legend>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领导专家理论文章 >> 正文
        李名慈:且看“图书工作室”的破题之路
        2010年6月19日
            

        李名慈

          党的十七大以来,民营图书工作室的形象和生存环境逐步改善,近年来发展态势良好,几乎已撑起我国出版业的半壁江山,但“工作室”依然是图书出版业的一个敏感话题。从法律和政策看,新闻出版始终是国家限制较多,管控较严的领域。以中国之辽阔、人口之密集、市场之壮大,出版社至今不过600多家,且全部为国有独资。外资、民营资本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九年后,依然难以进入出版行业,这不能不说是繁荣出版,促进文化发展的一大遗憾。
          但从现实看,以“工作室”为主要形态的民营出版企业早已遍地开花。“工作室”是业内的泛称,指的是“从事图书(以及其它出版物)策划、投资、经营的非公有制企业”。由于法律和政策的原因,没有企业公开宣称自己在从事这类业务,目前也几乎没有法定名称和工商经营范围包含“新闻、出版”的企业,目前,这类企业大量以文化咨询(传播)公司、书报刊发行公司、广告制作公司的名义存在。其中,不乏一些工作室由于在选题、策划、投资、管理、市场营销方面运作良好,经营效益十分可观。
          民营工作室蓬勃发展的现状,反映出部分国有出版社的空壳化危机。一些出版社策划力量薄弱、作者资源匮乏、市场运作能力低下,长期依靠买卖书号资源勉强维持,从编辑到发行等核心业务外包给民营工作室,自身边缘化、空壳化。针对这样的情况,新闻出版总署提出“三个一批”,即对于国有出版社,要做强做优一批、整合重组一批、停办退出一批。对民营工作室,新闻出版总署在近日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动新闻出版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资本以多种形式进入政策许可的领域。鼓励和支持非公有制文化企业从事印刷、发行等新闻出版产业的有关经营活动。引导和规范个体、私营资本投资组建的非公有制文化企业以内容提供、项目合作、作为国有出版企业一个部门等方式,有序参与科技、财经、教辅、音乐艺术、少儿读物等专业图书出版活动。”
          有关文件虽然允许民营资本进入新闻出版领域,在国家层面认可了民营工作室的存在,但仍未能解决目前困扰民营工作室的根本性问题:即民营工作室的出版权问题。没有出版权,民营工作室就只能选择“以内容提供、项目合作、作为国有出版企业一个部门”的方式进入市场,这无疑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经营成本、局限了市场竞争、降低了企业利润。文化企业,主要的财富就是创意、版权和人才,但这些并不能给企业带来融资和贷款,不少文化企业资金流紧张、经营困难,利润被侵蚀,势必导致出版领域投资少、出版产品精品少。眼下,文化市场上日韩风、欧美风盛行,本土作品始终处于劣势,其根子正在于投资渠道单一,非公企业法律地位不获认可,以至最终不能形成百花齐放、精品迭出的良好局面,这和国家对于:“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期待显然是相悖的。
          要彻底解决这一问题,就应该认真考虑是否允许非公企业进入新闻出版领域,并给予独立出版权的问题。应该看到,现有的新闻出版管理体制从书号、刊号、版号入手,“编、印、发”全程覆盖,完全能够达到监管要求。对民营图书工作室在管理上进一步放开,既是大势所趋,也完全能够做到“管得住、管得好。”印刷行业曾经也是“国”字号一统天下,现在已经形成了国资、民资、外资良性竞争的格局,对繁荣产业、发展经济起到了重要作用。
          当前,出版业正面临巨大挑战,由于网络、手机以及无线信息终端迅猛发展和普及,导致传统出版业的权威地位岌岌可危,行业急需转型。民营图书工作室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新型生产力,与其简单禁止,任其长期游离在体制管理之外,不如给予其合法的出版地位,将其纳入管理体制之中,使之获得一个更大、更宽松的发展环境,这不啻是一项有利于先进文化的传播,有利于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善举。

        澳门线上博彩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