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p9f9g"></legend><legend id="p9f9g"></legend>

    1. <listing id="p9f9g"></listing>

      <th id="p9f9g"></th>
        <legend id="p9f9g"><em id="p9f9g"></em></legend>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领导专家理论文章 >> 正文
        邓伟志:为“冒险”一辩
        2011年5月26日
            

        邓伟志

          最近美国13岁少年乔丹?罗麦罗成功登顶珠峰。前不久澳大利亚也有一名16岁女孩单独驾驶帆船完成环球航行。对上述少年的行动,有人高度赞扬,也有人说这种行为太冒险。
          少年登上珠峰,环球航行,是有一点冒险,但是他们都成功了,这就表明这些少年是胆大心细,是智勇双全,是讲究科学的,不是冒失。人是需要冒险精神的。不用说登珠峰、环球行,就是挂在我们嘴边的创新,也是冒险。谁能担保创新一定成功。试验,大量的是失败。成功是在失败十次、百次以后的最后一次。一试就成还叫“试”吗?中国过去有一种好药,叫“九一四”,就是失败了913次以后,到914次才成功的。郑和下西洋,也失败好多次。唐代高僧鉴真东渡日本,渡了几次都没渡出去。风险大得很!
          敢不敢冒险是个人生哲学问题。胆小如鼠成不了大事。过去有人讲:“上游有风险,下游有危险,中游最保险。”这种人绝对到不了上游。力争上游的人认为“无限风光在险峰”。
          既然冒险面前有失败,这就要求人们要宽容失败。不宽容失败,谁去冒险?包括对认识上的错误,也要宽容。列宁讲:“上帝是允许青年犯错误的。”作为领导者更应当允许青年、中年、老年犯错误。因为天下只有两种人不犯错误:一是死人,二是没出生的人。所谓领导,就是犯错误的机会比较多的那一部分人。摊子小,可以三思而后行,百思而后行,不易出大错。摊子大了,怎么可能掐指一算,样样都算得很准。改革就是风险之举,所以邓小平才说要“杀出一条血路来”。今天要闯出一条新路,也少不了磕磕碰碰。有些人官位一高,就摆出处处正确、绝对正确的架势,那是自欺欺人。既然领导者自已也可能犯错误,领导者就更应当设身处地、将心比心地呵护出错的群众,满腔热情地支持群众的首创精神、冒险精神。风险意识需要同频共振。领导与群众对改革中的失误,互谅互让,方能上下一心,敢想、敢说、敢做。
          冒险精神是创新的必备素质。这个素质要从娃娃抓起,要家长和教师携手去抓。家长不敢让孩子冒险,是溺爱,是不健康的心理,是把孩子当私有财产。学校不敢让孩子冒险,是怕负责任。教师不大会不知道风险意识的重要性。但是,不合理的考核制度束缚教师的手脚,逼得他们不敢放手让学生冒险。只要能改变烦琐的考核制度,教师的胆子就会大起来,学生的胆子也才能大起来。前怕狼后怕虎,是不会有出息的。反之,如果能像开头讲的两位少年那样,“敢”字当头,人人都有可能登上各行各业的珠峰。

        澳门线上博彩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