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p9f9g"></legend><legend id="p9f9g"></legend>

    1. <listing id="p9f9g"></listing>

      <th id="p9f9g"></th>
        <legend id="p9f9g"><em id="p9f9g"></em></legend>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领导专家理论文章 >> 正文
        陈振楼:雪灾给我们的警示
        2010年1月20日
            

        陈振楼

          进入11月以来,一场突如其来、百年难遇的暴雪从北到南袭击了我国大部分地区,河北、山西、河南、山东、陕西、宁夏、湖北、安徽等地的降雪量和积雪厚度均超过了有气象记录以来的历史最高记录,导致灾区交通严重阻塞甚至瘫痪,大批旅客在高速公路路面和机场长时间滞留,部分民房、仓库和校舍坍塌,农业大面积受损,蔬菜价格大幅上涨,“气荒”、“电荒”波及全国。据初步统计,这场雪灾已造成直接经济损失70多亿元,因灾死亡32人,受灾人口上千万。面对雪灾,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纷纷采取了一系列的应急措施和对策,温家宝总理亲临灾区一线石家庄察看灾情并现场指挥,强调要“保民生、保生产、保运输”。随着近几天气候的回暖,这场百年难遇的雪灾危机总算在全国上下的齐心协力下,得到了初步的化解。但回顾这场雪灾的初置过程,我们不难发现,“没想到”、“准备不足”、“惊惶失措”、“反应滞后”、“疲于应付”、“指挥和调度失灵”等字眼充斥了各类媒体的报道中,呈现出与2008年初我国南方百年一遇的冰冻雨雪灾害极为相似的一幕。俗话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连续两年先后发生的南方和北方两场百年难遇雪灾,给了我们哪些重要的警示呢?
          警示之一:对全球气候变暖背景下突发性的极端气候灾害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和充分的思想准备。工业革命以来,随着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的大量使用,二氧化碳、甲烷等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和在大气中的浓度急剧增加,导致全球气温近百年来不断上升,南北极冰盖融化加速,不仅提高了海平面,而且逐步改变了环球气流和洋流格局,使突发性的极端气候灾害发生频率和强度比以往大大增多和增强。美国灾难大片《后天》中的情景不仅仅是艺术家的科学幻想,完全有可能成为我们今后遭遇的现实场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随着全球变化研究热潮的兴起和媒体的极力渲染,世界各国政府和公众对全球气候变暖已经形成了一致的公认,并随着所谓“暖冬”的不断出现进一步深化和固化了这种感性认识。但在关注气候变暖的同时,我们却忽视了“全球气候变暖会导致区域性的极端低温、高温、干旱、暴雨、暴雪、洪涝等气候灾害频发”这样一个科学论断,从而使我们在去年和今年的南北方两大雪灾面前措手不及。
          警示之二:应对突发性的自然灾害应急预案不能仅仅停留在纸面上,要在平时加强演练和不断细化完善。这几年,针对我国地震、台风、风暴潮、洪涝、干旱等自然灾害频发的特点,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纷纷制定了各类应急预案,并专门成立了应急机构,特别是近两年,每逢发生重大的自然灾害,政府就会及时启动应急预案,并根据灾情及时发布和提高预案的响应等级,对开展减灾工作起了很好的指导作用。但从应急预案的具体实施效果来看并不理想,很多预案“拍脑袋”的成份多,与实际情况差距较大,缺乏可操作性。一些地方将应急预案束之高阁,平时从不演练,临到有事了,就采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全民动员式的临时“抓差”,看似忙忙碌碌、全力以赴,实际杂乱无章、顾此失彼,“无用功”居多,既扰民又无成效。如果平时对应急预案加强演练,及时发现预案中的漏洞并予以完善,真的有事了就可以从容应对。
          警示之三:对涉及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打破“行业垄断”、实行市场化改革已势在必行。这次雪灾导致的“气荒”无疑给我们的“行业垄断”敲响了警钟。一些垄断性的国企长期以来占据政策上的优势,缺乏改革动力,经营成本居高不下,动不动以“涨价”来转移自身的高额成本,攫取高额利润,让全社会为他们“买单”。实行市场化改革,将民营资本引入涉及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形成竞争态势,将为我国的自然灾害应急工作提供强大的市场化运作保障基础。
          警示之四:对突发性的极端气候灾害要加大科研投入力度,提高预测预报的准确性。近年来,我国对自然灾害的发生和演变规律研究已从中央层面给予了高度重视,但总体来说,科研经费和观测设备的投入力度还非常有限,特别是地方层面一般比较关注灾后的抢险救灾工作,对灾害本身的科学规律研究不太重视。实际上,突发性灾害的发生一般都有一个累积的过程,研究和认识其演变的规律将有助于准确预测和预报灾害发生的时间、规模、范围和强度,为应急预案的制定和抗灾减灾提供坚实的科学依据。但灾害演变规律的研究是一项非常基础性的工作,需要长期的观测和经费投入,不能指望一蹴而就,要避免急功近利式的短期行为,不能等到灾害发生了才想起要加强预测预报工作,应从国家和地方层面制定针对自然灾害的战略性中长期科技规划。
          

        澳门线上博彩公司